HOME      DIARY
 

    读笑话 - [→right]

    有一日,我站在教室的讲台前,拿着写好的纸读一个笑话。却断断续续地读不清楚。于是笑话听着不再是笑话,而读笑话本身这件事却成了一个笑话。
    并非没有准备过,也不是眼睛花了,只是觉得注意力始终都集中不到这里来。在想着别的什么?也未可知。

    记得曾经有一张Radiohead的《I Might Be Wrong》现场录音碟,甚是喜爱。正方形,纸质的包装。喜欢Thom的神经质,那份神经质在现场曲目中表现得更加突出。
    后来不知道借了谁没再还来。有些伤心,然而发现这张碟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悄悄又爬上了一个台阶。
    不过这种主观的心态也实属正常。

    还是回到读笑话的事,梦醒来的时候发现天还没有亮。去拿枕边的手机看,没有关机,屏幕的灯光亮起来,一下子我对它觉得异常陌生。它就好像是一个旁观者,在边上注视着我,在我醒着的时候,还有睡着的时候。我觉得我刚才读笑话的时候可能说梦话了。我起身看了看室友们,均匀的呼吸声与轻微的鼾声告诉我他们都熟睡着。
    我关掉了手机,不再有人深夜发信息给我了诶。躺下把被子拉到下巴窝里。借着窗帘缝里漏进来的一点点光看着墙壁发呆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  评论

    • “后来不知道借了谁没再还来。有些伤心,然而发现这张碟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悄悄又爬上了一个台阶。”
      嗯嗯失去的东西最珍贵
    • 最近视力下降,连个月亮都看不清了。
    • 悄悄地爬上一个台阶...